你好,欢迎来到智飞法律网
实践中,如何认定自然人之间民间借贷合同的具体生效时间?
来源:网络发布日期:2018.04.16

智飞法律网——让人人尊享法律服务

     如有法律问题,可致电律师。

    《合同法》第210条将民间借贷划入了实践合同的范畴,规定“自然人之间的借款合同,自贷款人提供借款时生效”。其实将民间借贷合同认定为实践合同,对出借人、借款人而言都是有益的,一方面出借人实际借款之前对于该笔借款的交付仍有反悔的权利,另一方面,也避免了借款人还没收到借款就要开始偿还本息的现象。

    但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及经济社会的迅速发展,民间借贷的随意性和自发性更为鲜明,提供借款的方式变更多种多样,在司法实践中,也增加了对自然人之间借款合同生效时间确定的难度。因此,《民间借贷司法解释》对“提供借款”的形式也进行了类型化区分。


    《民间借贷司法解释》第9条

    具有下列情形之一,可以视为具备合同法第二百一十条关于自然人之间借款合同的生效要件:(一)以现金支付的,自借款人收到借款时;(二)以银行转账、网上电子汇款或者通过网络贷款平台等形式支付的,自资金到达借款人账户时;(三)以票据交付的,自借款人依法取得票据权利时;(四)出借人将特定资金账户支配权授权给借款人的,自借款人取得对该账户实际支配权时;(五)出借人以与借款人约定的其他方式提供借款并实际履行完成时。


    值得注意的是,司法解释第9条对借款方式进行了约定,明确借款合同生效还是应从提供完借款之时起,那么在司法实践中,应如何对具体生效时间进行认定呢?结合司法解释第9条的规定,本期微信将选取对应的具体案例,对前两种情形进行简单探讨。



    自然人之间的借款合同,出借人以现金方式提供价款的,自借款人收到借款时,借款合同生效。

    2014年5月23日,李某向多某借钱,当时未写借条。事后,多某找李某写借条内容为:现因借款人李某经营一项工程需向放贷人多某借款90万元,借款种类为现金,借款日为2014年5月23日,还款日期为2014年X月X日,按时一次性偿还清。借条上有四位证人的签名。 后李某否认多某提供借款一事。

    ——青海省高级人民法院(2015)青民一终字第56号



    本案的关注焦点是,以现金方式出借时,除了借条和证人以外,是否还需要其他相关证据予以佐证,才能证明实际提供了借款或着确认实际出借时间?

    一般情况下,如果能先写借条再提供资金的,或出借资金当场有证人现场证明,再或有收据等证据,自然不用其他证据再加以佐证。但问题就在于,如果是事后补签借条的,应如何证明提供借款的具体时间呢?例如本案中,多某提交的借条和证人证言,仅能证明借条的真实性,却不能证明多某已经将借款交付给了李某的事实。前文中已经强调了,自然人之间的借款合同时实践合同,即便当事人之间有书面形式的约定,但只要不实际支付借款,借款合同就尚未成立生效。(关于借条中易存在的相关问题,可见往期文章关于“借条”的几个法律实务问题探讨)

    遇到上述问题时,个人认为司法审判中解决的思路宜依照举证责任的分配来处理,即出借人负有证明已经将借款交付给借款人的证明责任,若提供不了,则可能会承担败诉的结果。例如上述案例中,多某在提供借款后,才找人写借条,且在写好借条后,再找证人签字、捺印,这种做法不符合一般借款的常理,而在李某否认收到借款的情况下,多某亦无其他证据证明已提供借款的主张,综合考量之下,认定借款关系没有生效也不无道理。



    自然人之间发生借款的,若出借人以银行转账、网上电子汇款或者通过网络贷款平台等形式支付价款,自资金到达借款人账户时,借款合同生效。

    尹某诉张某民间借贷纠纷一案。

    ——江苏省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通中民终字第00978号



    本案关注的难点在于,出借人将借款汇入了借款人的公司账户,是否能认定为借款的实际支付?

    虽然司法解释第9条明确对网上转账、电子汇款等新形式进行了细分,但本案中,值得注意的是,在某些特殊情况下,签订借款合同后,将借款通过网上转账等形式支付到借款人指定账户了,例如本案中支付到了借款人公司账户而非个人账户,那么此时应如何认定借款合同的效力呢?个人以为,这种情况下,如上文所述,按照举证责任分配的思路解决,即应由出借人提供证据证明是受出借人指示才支付到第三方账户的。但当然,这种举证仅仅是从逻辑上思考,在现实生活中缺乏一定的说服力,因为自然人之间的民间借贷具有随意性和自发性,其纠纷特征较为贴近生活化,难以做到金融借款合同的规范标准,所以考虑至此,当事人对于指示转账存在无心或无法留证的可能性,审判实践中,也会通过综合所有证据及亲历审判,通过自由心证以尽可能准确地还原贴近的真实。

    例如上述案例中,张某是在出具借条后,尹某才提供借款的。但张某却在个人账户未能收到尹某的借款情况下,继续与之有汇款来往,按理说,张某应会要求尹某依照借条履行给付义务或者收回借条,但张某却未提出,这与常理不符,所以审判者才形成心证,采信了尹某的主张。可见,关于实际提供借款的问题,不能单单依据“借款人账户”的死板认定,应结合具体案情,尽可能准确地作出符合事实、符合常理的认定。


    文章来源于“广州仲裁委员会”(gzac_gziac)微信平台

    本文首发于智飞法律网,原文地址:http://www.lawbang.com/index.php/topics-list-baikeview-id-290323.shtml,转载须注明出处,侵权必究。
    咨询内容
    全国城市知名律师推荐
    东城区律师孟伟
    东城区律师孟伟

    擅长领域:私募股权、民事诉讼

    免费咨询
    桂林市律师曾祥东
    桂林市律师曾祥东

    擅长领域:私人律师、工程建筑、婚姻家庭、债权债务

    免费咨询
    深圳市律师黄乐乐
    深圳市律师黄乐乐

    擅长领域:刑事辩护、房产纠纷、遗产继承、婚姻家庭

    免费咨询
    济宁市律师孙逊
    济宁市律师孙逊

    擅长领域:刑事辩护、工伤赔偿、交通事故、房产纠纷

    免费咨询
    律师王孝琴
    律师王孝琴

    擅长领域:工伤赔偿、劳动纠纷、交通事故、合同纠纷

    免费咨询
    免责声明:智飞法律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法律相关知识为目的,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如涉及版权问题请与本网站联系,核实后会给与处理
    智飞法律网——让人人尊享法律服务!全国客服热线:4006-186-116